momaurese

致《走狗》:

“为什么?”;

“我可以重新开始。”;

“我想他,不行,忘记他,忘记……”;

“我忍不住,我错了,错了。”;

“我错了吗?我错了,惩罚吗?”;

“好疼,……怕……”;

“你来救我吧。你能救我吗。你什么时候能来救我。你不要来……”;

“我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是你吗?”;

“我陷进去了,救我……”;

“是你吗?”

“我……”;

“你来了吗?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你来了吗?你来了?你来了。可惜……”;

“逃吧,你带我出去……”;

“我出不去……”;

“你进来吗?不?”;

“一起吗?不?”;

“我想出去。我出不去。我出不去,出不去……”;

“一起吧。”;

“你不要……我出不去,出不去啊!”;

“滚……”;

“你还在……”;

“滚啊!……”;

“是你啊。”;

“……”;

“又逃了?哦,逃了,呵,本来,我告诉你了,告诉你了,逃了,逃了……”;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出不来了。”;

“是你。”;

“是你吗?”;

“是你啊。”

“我不想出来了,你得陪着我。”;

“你们都得在。”;

“……”;

“你走吧,别进来。”;

“对不起,但你必须清醒……就这样吧……”;

“我,原谅你。”


    想了很久,还是觉得我应该写这份文字。

    想了很久,这好像也不能算什么正经评论,只能是一些文字罢了。

    我的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不敢仔细阅读这篇文,也许上次简短的“聊天”并不能很好的表达吧,虽然不管怎么写都觉得无法表达,但不写出来总觉得欠您些什么。

    我也一直在反问,为什么我没能“读下去”。也许是,从一开始,我就的的确确确定着这个“故事”的“残酷”吧。

    明明你如此懦弱,却妄想成为救世主拯救我 明明你那样懦弱,明明……我不知道最后你的选择,但无论如何我都要走了,我们深陷泥潭,我想过也想要拉你出去,可是我没办法,我疯了,我是“疯子”,但我其实很清醒,我比谁都清楚我要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 很可笑吧。

    我曾想要走出泥潭但又自甘堕落,我想要逼迫你离开,却仗着你不会离开,我警告你,拖住你,你说你心甘情愿,我却知道你心有不甘,我要你跟我一起,你欠我的。我想我爱你,但我不想爱你;我的确爱你,也真的恨你。我依赖你,期待你,怨恨你,拥抱你,拖住你,抓住你,杀死你,推开你;我想你得陪着我,必须陪着我。谁都跑不掉的,谁都不能跑掉,内个人,呵,我跑不掉,你跑不掉。我想你一起,可是我舍不得。我只能杀死我。他杀死我,我杀死我,你杀死我,我们一起杀了我。可是,岳明辉原谅你了。


    

一切都是胡说,胡说罢了。


PS:写这份文字拉锯了挺久,从上次来往的九句话开始,删删打打,13章出来后决定重新用这样的表达,想了想还是选择写了第一遍看时最开始最直接可能并不准确的“想法”。一通胡言乱语 字数一下子多了,评论放不下,只能这样来感谢您让我看到这样一篇文章。这些文字不太全面,也很仓促,我想我应该记下这个最最原始的感受,或许之后又有不一样的理解吧,那之后的事之后再说。


(一想着我还要仔仔细细再看一遍我就心痛😭,呜呜呜呜呜。) @是cow不是靠